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你这是要谋害朕!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楚祯将猫儿从笼子里抱了出来,亲手把这白绒绒的团子放在了楚娈的怀中,看着小皇帝欣喜不已的抱着猫儿,他也跟着笑的朗朗。

    “这是下属在波斯商人处买来的,品种罕见,臣见着实乖巧的很便带来了,陛下可喜欢”

    楚娈自然是喜欢的,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看见如此可爱的小动物,爱不释手的顺着有些高傲的猫儿,一时揉揉粉色的猫耳,一时又捋捋长长的猫尾,对着楚祯便甜甜一笑:“喜欢极了,谢谢祯哥哥”

    金龙冠束起乌发,月白色的织锦龙袍宽松,饶是这样一身锦绣堆砌的少帝装扮,楚娈这一笑还是晃了楚祯的神儿,无论是娇啭的声音还是甜软的笑容,楚娈都表现的半分不似男儿。

    “陛下喜欢便好。”他神色从容的说着。

    酉时用膳,楚娈也抱着猫儿舍不得放,布菜的内侍们来回选夹着菜肴放在她面前的碟中,楚娈吃的畅快,比起冷宫十二年的悲惨生活,能日日用尽美食,于楚娈而言,就是提心吊胆再当几年皇帝她也值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食欲却在看见容钦时,顷刻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督主福安”

    阁中众人皆恭敬跪下齐呼,容钦一挥手,闲杂人便络绎退出。

    楚娈扔下了玉箸不食了,抱着猫儿轻抚,在容钦微厉的目光扫来时,抿了抿唇,朝他看去,清雅修长的身影通身华贵,飞鱼服在他身倒穿的比锦衣卫还霸然。

    只见容钦招手,方尚宫上了前去。

    “将今日侍膳的人全部送去司礼监领罚。”

    他没来由的发话,楚娈额间的太阳穴突突一跳,看着容钦的目光多了几分厌恶和惧,不解的扬声道:“为何”

    “陛下用膳且抱着这畜生,侍膳的人不曾劝阻,莫说是该领罚,依臣看,杖毙也是有余。”容钦一边风轻云淡的说着,一边踱步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不曾劝阻,可楚娈是皇帝,她用膳要抱着什么,又哪是他们能劝阻的,楚娈咬住了牙根,忿忿的说:“这次便罢了,下次朕不会了,让他们进来,朕要用膳。”

    侍立在一旁的小安子忙从楚娈怀中接走了猫儿,又使了人绞香绢给她拭手,十八盏鎏金雀台光火熠熠,容钦笑的清浅,倒是顺了楚娈的意,改了令,却并不曾再让他们进来,连阁中其余人都一并遣了出去。

    玉色的长指挽起袖摆,沉沉说道:“臣来伺候陛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伺候的方式颇为独特,直接将楚娈抱在怀中,一着一勺的亲手喂她。

    楚娈极不喜他这样的做派,低敛着长睫藏住小心思,微张着粉唇不情不愿的吃着,容钦也总是适时的选了她最喜欢的菜品点点喂来,不时还用绢子给她擦拭嘴角,无微不至,堪是温柔,时间一长,楚娈都被喂的毛骨悚然了也不见他停手。

    “朕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委屈又有些愤恼,私以为这男人莫不是想将她撑死

    容钦持着银勺搅了搅加了花蜜的玉耳汤,微微地眯着眼睛,本是冷清的桃花眼,边角一挑,倒是说不出的邪气诱人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是喜欢民间么,也当体谅他们才是,莫要浪费这些膳食。”

    楚娈惊怔,看看不似开玩笑的容钦,又看看那一桌百来道的御膳,若要不浪费,难道她得一人食完坐在容钦腿间不禁挺直了细腰,握住他的手用力的掐着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是要谋害朕”

    “陛下慎言,臣之忠心,日月可鉴。”容钦漫不经心的笑了笑,清朗的目光睨着快要哭的小皇帝,若说这普天下,谁最想让她坐稳皇位,怕是只有他了。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