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【端午节肉番】淫水泡红枣·陛下是小粽子H(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旌旗猎猎,擂鼓阵阵,灞河之畔彩棚汇聚,上至皇室下至平民皆前来观龙舟大赛。

    楚娈的御台自是抬在最高处,明黄的流苏华盖似宫殿一般,令下时,赤膊的少年儿郎们激烈的喊着号子,奋力划动船桨,个个都是那般英姿勃发,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侍立在旁侧的宫女们羞红着脸窃窃私语,说道着心中的最爱。

    楚娈半臂枕在绯罗蹙金的隐囊上,今日是着帝王装出行,龙冕上的十二毓遮挡了绝色倾城的龙颜,若有人近看,必是能瞧见双颊的桃华绯红,外头战鼓擂的狂烈,她渐渐的咬紧了唇。

    不适的扭了扭腰,紧扣的玉带组佩都让她不舒服极了,心里头早将容钦那个混蛋骂了千万变。

    “陛下,容督主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娈扬眉,透过冕毓看着步上御台的男人,他每一步都行的沉稳,长身玉立,通身威压,行过之处,见者皆是忙不迭的跪拜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御帐,宫女们便有序的将帷幄垂下,络绎退出,人一散,楚娈便拿起案前果盘里的水蜜桃朝容钦砸去,这番动作颇大,她忍不住夹紧双腿发出了羞耻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唔~你,你还敢过来”

    方才还冷面淡漠的容督主此时却是邪魅勾唇,长腿迈开,走近宽敞的御座,接住楚娈又朝他砸来的桃子,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枣儿泡好了,臣该来吃了。”

    楚娈被他捞进了怀中,十八岁的少女不若早年那般青涩了,处处都透着致命的诱惑,吻着她妩媚的杏目,容钦将手探入了龙袍襟口,多年来的亲手抚养,楚娈胸前那对椒乳已是单手不可握,柔软绵嫩的滑手。

    “陛下龙体好烫,许是穿多了,脱些吧。”

    外头还是人山人海的场面,楚娈生怕被别人知道什么,紧张的抓住容钦的手,狠狠的嗔着:“你敢别会被看到的”

    虽长大了,可她这玲珑娇小的身子远不是容钦的对手,被他往御座上一按,环佩琳琳琅琅解去,又扒光了龙袍,最后只剩一套薄透的嫩绿裙衫。

    “小娈儿乖些,容哥哥该吃粽子了。”

    还别说,楚娈这会真就像只小绿粽,解了裙带,绿纱落下的一角便是大片白嫩的肉儿,娇灵灵的冰肌莹彻。

    楚娈气的伸手去挠容钦的脸,晨间他拿绸带捆了自己,将羞人的东西塞满了身下的穴儿,亲手给她穿上了这套裙衫,原来就是为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混蛋”

    而那俊美不似人的混蛋正在享用着她,大口吞吃着鲜嫩的香肩,一手解了肚兜的系带,捏的她一侧奶儿变了形,上嘴去吸,粉红的乳晕就聚齐了小红果,灼热的呼吸喷薄,湿濡的大舌灵活,楚娈又痒又酥的不安扭动着。

    辱骂的声儿渐渐变了调子,软绵绵的细弱挠人心。

    “嘘~淫娃娃,莫要太骚,喜欢容哥哥这般吃你”捧着玲珑晶莹的奶团,容钦慢条斯理的吸舔,力道不大,舌苔却还是将幼嫩的雪肤磨的一片桃红。

    楚娈的龙冕还未摘掉,后脑靠在隐囊上难受的娇喘着,红霞飞满的玉容似要滴血一般,这些年被容钦调教的太敏感,但凡他一碰,她就会起反应,羞耻却又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容钦俯身跨压在她的身上,温润的大掌替她擦拭着额间的细汗,撩开冕毓,目光幽深,薄唇宠溺的亲在光洁的额间,感觉到她在发颤,他唇侧的笑意明显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在兴奋呢。”他舔着她的耳垂,手指在细长的颈间摩挲着,性感的低吟危险。

    楚娈陷在可怕的水深火热之中,扯掉了肚兜,薄透的绿衣凌乱的挂在藕臂上,精裸的雪色纤腰被容钦大力的揉掐在怀中,那是一种绝对占有极其强势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嗯~胀,快,快帮我弄出来~”

    丹唇里羞怯的逸出娇啼,晨间塞入的东西,此时已经到了极端,她真真是含不住,吸不了了。

    容钦却是不急,炽热病态的目光凝视着那双泛着水雾的迷蒙美目,一边亲吻着她的唇,贪吃着她的呻吟和呼吸,一边将手贴着平坦的小腹,摸入了亵裤里,解了系待的绿色长裤往下滑去,少女美好的盆骨曲线缓缓露出。

    雪色玉腿间的旖旎处,正被男人的手掌覆盖着,他似是在抠弄,又像是在安抚,少

    女的双股在颤栗,一缕缕的透明粘液,从容钦的指缝间滴落。

    “宝宝,都湿透了,乖,别挤,枣儿会掉出来的,容哥哥说过会用嘴来吃,掉出来,我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楚娈蹙紧了柳眉在他身下瑟瑟发抖,紧张、迫切、渴望一一交织,娇嫩莹润的肌肤甚至已经泛起了诱人的粉,不需要容钦说,她张开了腿儿,胀满的地方一阵一阵的收缩,她很清楚,里面的异物快要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难受,弄出来容、容哥哥”

    她自然是难受的,天生紧窄娇小的宝穴里放了那般物品,容钦很清楚她该是什么反应,三两下扯掉亵裤,擒着一条细腿架在御座上端,打开的玉容腿心间,微阖着肉唇轻颤的花口无边艳逸靡丽,正吐着一股一股的淫液。

    “好,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如此刺激的一幕,容钦却依旧理智如常,鼻息间浓郁的淫糜气息让他眸色微沉,粘液浸湿的右手去拨开了花唇,许是楚娈过分紧张了,缩动的穴肉已经将东西推了大半出来。

    大红枣儿。

    清晨塞入时,还是风干的,此时浸泡蜜液多时,变的异常饱满,卡在紧致的穴口中。

    如狼似虎的凶光让楚娈心颤,贝齿咬的樱唇都肿了,娇促的抽吸,欲语还休的瞪着容钦,外头沸腾的人声嘈杂,御帐内确实逐渐升温的欲浪。

    “陛下辛苦了,瞧,泡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容钦俯首张口咬住了那颗冒出头的红枣,淡粉薄绯的嫩肉一缩,嫣红的枣儿就被他拽了出来,当着楚娈惊诧羞耻的目光一咬,满口都是枣儿的蜜香和淫水的腻滑。

    “好吃着呢,几许粘腻,想来是陛下的蜜水了。”他风轻云淡的舔了舔嘴角,这般极具挑逗的动作,让楚娈更加心跳如狂。

    死阉奴无耻变态

    穴儿还在紧绞,走了一颗枣儿,肉璧里却还有三四粒,楚娈稍稍一呼吸,蠕动的穴肉便能被枣儿磨的发麻,难言的酸胀,热流一股脑的往穴口涌去。

    “还,还有”

    这次容钦不用嘴了,而是用手,双指摩挲着肉璧的嫩褶,一寸寸,一点点的往里面探,一边探一般说着无耻下流的话儿,直教温嫩的媚肉吃的手指发紧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喜欢臣这样说么可是明明就是个浪娃娃淫洞儿,又在吸,枣儿都吸到里面去了,再插深点,陛下怕是会受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几多次,楚娈都是直接泄在了容钦的手上,他越是往里摸,她便越紧张,激烈的电流乱涌,快感穿透的骨髓,血液里流动的都是骚乱。

    “你唔啊~别抠呀~”红艳艳的玉容娇怯,细腰挺动,盆骨乱颤,耻辱和欲望卷席,她又要受不住他的抠弄了。

    柔软的嫩肉夹据手指,湿滑的缩动都透着水声,容钦的呼吸已经有些粗重了,万年可不动欲念的他,偏偏遇到楚娈就败的一塌糊涂,忍不住沉沦。

    “不抠,又怎么夹的出枣儿呢,臣已经摸到了,就快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娇艳的花洞过分窄细,手指在密密实实的滑嫩穴肉中着实不好乱动,夹到一颗枣儿时,受到刺激的肉璧欢快蝶吮,他废了好一番力气,才将枣儿从水液漫流的蜜洞里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磋磨的感觉过分细致,撑胀花径的手指一拔出,楚娈便娇娇吟喔,紧闭的杏目眸角,隐约落下热切的水光。

    楚娈的声音是世间难得的悦耳,素日容钦就爱听她说话,只觉是世间最美的乐曲,哪知在床上叫起来,是更叫要命的好听,一吟一啼都足以让他一泻千里。

    他爱极了她,她的一切,容不得任何人觊觎她,也容不得她将目光放在除了他以外的人身上,每一分每一秒,他都想用最直接的方式占有她

    “乖宝儿,你只是我一人的,永远。”

    掏出了所有的枣儿,他将她抱了起来,狠狠的贯穿了她,感受着她高潮的致命紧缩,将她牢牢困在臂弯中,一下一下的撞击着,吃着饱含蜜水的枣儿,听着交合处的阵阵操穴声,耳畔是她哀婉的泣哭淫叫。

    他依旧不满足,因为他很清楚

    她不爱他

    作者菌ps:端午节的脑洞,上盘肉肉给你们过过节,哈哈,难得写这么长的一章,之前花间就写过塞红枣,我果然爱好不正常,捂脸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