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我能给你一切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楚娈气恼,又陷于未知的恐慌,不敢深思姚显容钦之意,她一直知道她这个皇帝是做不长久的,一旦不做皇帝,那么她又该是个什么下场

    如她父皇那般,病瘫至山陵崩抑或是如前朝的皇帝,被权阉密谋毒杀

    坐倚亭畔雕栏上,楚娈出神的望着一池粉莲,怀中乖顺蜷缩的猫儿忽然喵喵叫了起来,她转头往后一看,是容钦,他负手静伫在花间,凉薄的唇际浮着冷淡淡的笑意,却是芝兰玉树之风淋漓入画。

    楚娈耸着嘴儿冷哼,像是赌气的孩子,抱着胖猫继续看向湖面,心里乱糟糟的搅成了麻团。

    容钦入了八角亭中,锦缎的皂靴走的悄声无息,高大的身形站在楚娈身旁,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生闷气的模样,细致的连小动作都看的一清二楚,俏生生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陛下怎么了”

    明知故问楚娈十分有骨气的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喜欢那些女子”他用最温和的目光看着她,无奈又宠溺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楚娈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,蓦地用力挥开了他的手,仰起头,盈盈的明眸里水光浅浅,迸出火光,一连忿忿的喊着:“不喜欢不喜欢我不要娶皇后”

    她的一生难道就要这样被阉臣操控着披着皇帝的壳子,由着他们霍乱皇室天下,年纪轻轻再惨死他们手中,在史书上留下懦弱傀儡的一笔

    容钦敛了笑意,并没有意外,养了楚娈半年,他已深知她的脾性,怯懦却又并不软弱,骨子里的傲气比谁都重,须得顺着毛来捋。

    “好,不娶。”

    楚娈酝酿了一腔要发的火气被他这盆不温不冷的水直接泼熄了大半,瞪着美眸,将信将疑的看着他,很是怀疑他已经黑掉的心能有如此好意

    “前些时日,陛下不是曾说宫中枯燥,无人能陪你玩么,臣想着,选些同龄的女子入宫来,好叫她们陪你,既然陛下不喜欢,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容钦极不喜欢男子近楚娈的身,包括阉人,以至于伺候在楚娈身边的都是宫女,可是这些人到底是出身低微,就算要陪同玩乐,也该选些家世优良的少女,所以姚显说该选后选妃,他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起初倒是有些不愉,忧心楚娈会真的看重哪个女子,只一心与她们去玩,更不将他放在眼中;现在看她如此抵触,他倒是难得愉悦了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只想让楚娈的眼中心头只有他一人,可是这丫头太精明敏感,他不得不循序渐进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,陛下可能告诉臣,你还在怕着什么吗”

    容钦俯身,双手撑在了栏杆上,将楚娈困在了怀中,看着她呆愣愣扑闪的长长眼睫,凝视着她的温柔目光微寒。

    淡淡的木荷香笼来,距离太近,楚娈被他那双冷清的深邃眸子看的后背发凉,攀上脊骨的颤意,小手仓惶的抵住他下压的胸膛,怀中的猫儿在威压袭来时就跑了,剩下她一个被他禁锢的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“朕、朕没有怕”

    她又怎么能告诉他,她害怕被他们杀死。

    这般惧怕不敢言说的模样,明眼的他已经看透,收回一手,捧起她红润的粉颊,视线幽幽的对上她闪烁的眼睛,沉沉说到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臣在的一日,陛下便永远都会是陛下,我能给你一切,包括这天下,只要是小娈儿要的,我都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楚娈艰难的吞咽着口水,心猛烈跳动,他是认真的,难得一见的郑重,像是在赌咒发誓一般,向她许下诺言。

    修长的白皙手指兀的掐住了她的下巴,刚好齐平的视线,他深深地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眼眸,泛起的惊惧倒映在他的眼中,容钦忽而凌厉的眯眼。

    “前提是,陛下要足够听话,只消听臣一人的话便可,明白吗”

    只要她听话,他可以将万里山河都献给她,让她做女帝笑傲天下;若是不听话,他会折断她的双腿,将她关起来,用余生的时间教会她。

    他的话好似利箭,箭箭狠厉穿心,留在心里便是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    楚娈吓怂了

    作者菌ps:容哥哥就是鬼畜病娇,现在还是隐性的,以后会更明显~多点免费福利~留言呢珠珠呢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