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嫉妒和变态的独占欲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肃穆华奢的寝宫里,袅袅烟香笼起薄薄青雾,郁郁的光火静谧,龙床畔投下的两道影子是出离亲密相依无间,细看之下,被男人抱地紧紧的少女,却正在苦苦挣动。

    唇舌交绕的水泽声淫糜,又是一场追逐强迫的掠夺,沸腾的怒火让容钦失了分寸,掐着楚娈温润纤细的后颈,一掌控制着她,深深的吸吮,霸蛮的搅弄,灌注的力道都是惩罚性的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”

    透不过气,本就晕乎的楚娈涨的小脸绯红,双手大力的捶打着欺压自己的男人,强烈的男性气息冷冽微厉,侵占着她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细弱的呜咽诱发了男人的摧毁欲,一想到在他不曾守住的地方,他的小丫头被别的男人这般放肆碰触过,容钦恼的吃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是谁”

    再掐住那张粉雕玉琢的脸儿时,粗喘的灼息喷薄的让楚娈不适,蝶翼浅卷的长睫颤抖着,剪水的美目中又惊又恐的落着泪,她显然还是有些发蒙,无措且无辜。

    小小的粉唇肿的更厉害了,口涎沾染的晶莹让上面的细纹都变得如花径一般妍丽。

    “说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厉喝,吓的楚娈浑身一震,晕胀的头疼的不行,颤颤巍巍的抓住容钦掐自己的手,看着那双幽暗阴冷的眼睛,抖着声儿泣道:“不,不知道”

    楚娈是真的不知道,抱着桂树时醉的正厉害,夜色太深,她还没来及看清那人就被捂住了眼睛,接着便是一番如狼似虎的轻薄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容钦怒极反笑,昳丽的薄唇勾着深深的弧度,光亮流动在漆黑的眼瞳中,将最深处的暗沉照的一清二楚,那是嫉妒和怒火交织的阴暗。

    毛骨悚然的楚娈颤了颤,几乎忘了自己还在他的钳制中,不由自主的往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如此明显的恐惧防备,让容钦捏的她更重了,幽幽的目光从她的脸一直往下扫去,沉声问道:“他也是这样做的吗那陛下可有待我这般抗拒挣扎过呢”

    嫉妒和变态的独占欲让他疯狂,极端的猜想着,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楚娈,或许并没有挣扎,甚至乖巧的让人亲让人摸,甚至还会迎合,将她甜软的声儿用最娇啭的方式吟给另一人

    楚娈哆嗦着,颤着手去轻轻推容钦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下一秒,她便被按在了宽敞柔软的龙床上,入目的明黄晃眼,锦衾上金线刺绣的蟠龙狰狞,红宝石镶嵌的龙目赤红,雪白的小手才抓在上面,却因为身后拖拽的重力,被扯的什么也抓不住。

    楚娈是趴着被按住的,容钦铁钳一般的手镇的她扭个不停的细腰瞬间动弹不得,哪里也不动,直接上手扯她的亵裤,腿间登时凉飕飕一片。

    细长的玉腿还在乱踹,容钦扯着一只往旁侧分开,显然是要确认什么,楚娈尖声叫嚷着,不曾制住的另一条光裸腿弯上且挂着明黄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放开”

    腿心处细嫩的花缝淡粉紧闭,显然不曾被人碰触过,容钦这才松开了楚娈的腿,不过双手直接掐着她的腰,将她按入了怀,照着娇翘的粉臀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”

    楚娈羞怒的叫着,臀上脆响的啪啪声一连不断,大掌重重扇打着莹嫩的小屁股,雪粉的肉儿受力弹动,没几下,白皙无暇的臀瓣就被打的绯红,明显落下男人的指印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事臣不想再有下一次,可记住否”

    怒火还不曾消,容钦却渐渐恢复了清冷的姿态,便是再气,他也不能拿楚娈如何,至多就这般体罚一二,怕只怕这丫头不长记性,有一还有二,必须尽快将她不安份的心思都掐断了才行。

    楚娈恹恹的趴在他腿间,难以置信的抽泣着,臀间的疼并不重,可恨的是这样私密的地方,被容钦直接扇打,一时间,心头耻辱羞愤并重。

    久久听不到楚娈的声音,容钦冷睨着怀中气颤的小人儿,揉摸着她红绯一片的小屁股,冷声说道:“陛下,臣要听到你的答案,记住否”

    再是气不过,楚娈也只能忍了,攥着龙衾,咬着唇儿,心里将容钦十八代都问候了一边,弱弱回道:“记、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掌心间的臀肉娇嫩嫩的温热,揉的重些,雪股间的菊穴都隐露而出,容钦微眯了眯眼,指腹便摩挲了上去,才碰了一下,趴在腿上的楚娈便是一僵。

    “很好,若有下次,可不是打几下这般了事了,今日皆因陛下饮醉酒所误,往后也不许再碰。”

    至于那个动了楚娈的人,容钦只想立刻马上将他碎尸万段再挫骨扬灰

    因为楚娈的挣扎,中衣已经滑到了腰上,半露的纤软腰线温润如脂,容钦抚了抚颤动的织腰,抱起楚娈横放在怀中,看着那双纤长的玉腿立刻夹紧,深邃幽黑的目中多了一些炙热。

    “今日臣大为光火,此时也是怒气难消,不知陛下可安抚一下”

    楚娈颤着水漉漉的眼儿,看着突然冠冕堂皇耍起流氓的容钦,怯懦的点了点头,颇有几分可怜巴巴的无依无助。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