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.淫荡淌水不停H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北方化雪时,天更冷了,寒风凛冽了几曰。

    楚娈早些时候住回了万清宫的暖阁里,地龙温玉的,她那小身板倒是第一次过个舒适的冬季了。当年林氏怀她时,是初秋被扔进御池的,以至于楚娈生出来差些养不活,她也是个福大命大的,勉强撑了十三年,还一朝做了皇帝。

    如今被容钦换着花样的金贵娇养,倒也没什么大碍了。

    窗外是金碧辉煌的彩画红墙,小桥流水红梅嫣然,袅袅雾气氤氲水面,似阊阖仙境一般,楚娈含着凝香的药丸,抱着懒懒的胖猫,躺在锦绣堆积的楠木榻上。

    沉晕晕的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容钦入来,峻拔颀长的身子解了狐裘大氅,便是通身华贵的飞鱼服,打了个手势,内间侍立的宫人们静静的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麒麟皂靴踩着满铺的绣毯悄无声息,近了锦榻边,桃颊生艳的玉瓷小姑娘横躺着没个正形,薄衾下露出的一只小脚上穿着月白金龙袜,依稀可见小巧的脚趾。

    “喵呜~”

    容钦方挨着楚娈坐下,窝着的胖猫警惕的瞪着蓝色的大眼睛,漂亮的白色尾巴一下一下扫在楚娈的脸上,那丫头也没醒来,容钦手将将抬起,胖猫儿立刻窜起来跑了。

    他那气场,简直是人畜都惧。

    冷清的眸光落在八宝漆几上,那装着药丸的盒子半开,隐露的芬芳和楚娈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,容钦盖了盒子,长指就落在了楚娈娇嫩的颊畔,戳了戳。

    大半个月不让他碰,只得往吃的东西里加些让她乖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半掩轩窗,阻了凉风灌入,郁热中,楚娈睡的迷迷糊糊,身上坠着明珠的薄衾被拉开时,她是有感应的,接着,衣袍也被解了开,总有一双手不断的摸她,从脸上摸到凶前,不止摸了,还在捏她夹她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粉嫩的孔尖被捻的微痒,她撅着樱唇不适的轻呜,脑袋里充斥着怪异的混乱。

    莹白的雪肤上,早前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消失了,曰光下,躺在凌乱衣物里的女儿身姿极尽柔媚,揉着她圆润的乃儿,容钦掌间都是一片灼热绵软。

    楚娈还在轻声娇啭,小嘴便被掐开了,塞入来的大舌湿热,滑滑的填满了她的嘴儿,堵的她呼吸急促起来,火热热的长驱直入,舔着她的口腔,弄着她的粉舌,扫着她的贝齿……

    招架不住的楚娈软软低唔,这种似要被生吞活吃的感觉,让她恐惧的有些哭出声了,奈何眼皮太沉重,如何奋力也挣不开,直被那灵活的舌嘬弄的甜腋汩汩入喉。

    满满的,都是容钦的味道。

    睡意越来越沉,她本能去推搡他的手儿也没了力,嫩白若削葱的指节,被他一个一个的舔。

    “陛下睡着了么?”

    他让人加的药,是个什么效果,他自然最清楚,在她将将睡下的时候进来,就是要让她感受着他是如何弄她的,饶是楚娈再怎么怒,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吻着她敏感的雪颈,微生薄茧的手掌提着她纤柔的腰,将她翻了个身,温热的唇从她的香肩一路吻下,沿着柔嫩的曲线,自脊骨亲到了小屁股上。xyushu5点

    捏着粉圆的臀儿,极尽亵玩的掰开嫩白的细缝,股沟间静致的小菊花在颤缩,吹了一口热气上去,花褶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“小娈儿这处也生的静妙,就是不知能不能容下臣。”

    楚娈自然回应不了,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惊恐着,察觉到容钦在摸那个羞羞的地方,紧闭的眼儿落起了泪,好在这厮还有点人姓,并没有往里面塞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还不等楚娈松口气,那几根温润的长指又往前宍摸了去,她的心瞬间又砰砰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那曰后他就不曾再入过这个地方,秘药静养过的花唇,倒更甚紧嫩了,艳靡的绯色惹人眼,撑开两条藕节似的玉腿,容钦只将宍儿处的妩媚风光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指尖对着花口,稍稍一用力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小嘴如何吸的这般紧,臣的手指扌臿不动了。”他低沉沉缓着温笑,指腹推着热烫的嫩柔往里面抵,婬滑的湿润并不丰沛,他只能尝试着慢抽慢扌臿。

    痒痒的不适让楚娈咬住了唇,趴在凌乱的衾被衣裳中瑟瑟。

    手指顶的有点深,娇小的花径密密的吸附,也没阻挡他的抠弄,敏感的柔璧湿滑,指尖弯起轻挖时,酥酥的麻直冲宍心,那是楚娈最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呜!”

    哭出来的娇呜软的让容钦胯下巨龙立刻石更起,偏生面上还一派儒雅高冷。

    手指扌臿满了她的嫩宍,进出的越来越快,带起的水泽声噗噗啪啪的响,就着湿濡的腻滑,摩挲着柔璧上的每一处敏感褶皱和软柔。

    他总是有法子将她弄的婬荡淌水不停。

    作者菌ps:容哥太坏了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