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.肉棒喂给谁吃h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将挣扎不休的楚娈往阁内休憩的锦榻上一抛,容钦还未收回手,便被她张口咬住了手腕,编贝银齿用足了劲儿,咬的他腕间剧痛一阵,他微微皱眉,竟然站在那里任由了她咬。

    “小疯子。”清冷的声音里夹着一丝笑。

    她髻上的两只玉燕钗不知掉去了何处,一头乌鸦鸦的青丝凌乱,气冲冲的抱着他手腕胡啃,可不就是个小疯子。

    血味弥漫了口舌,楚娈那一股火正浓着,怎么咬也不见容钦有反应,恨恨的推开他的手,又要跑,脚还没沾地儿,就被容钦扣着腰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咬也咬了,不许再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容钦你这个乱臣贼子!你休想谋朝篡位!”

    她又气又怕,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,瞿瞿怒视,丹樱色的唇瓣上还沾了不少的血珠,骂起他来颇是大义凛然,这模样惹的容钦忍不住想逗逗她,渐渐暗沉了神色,清隽的目光透出渗人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那臣偏要篡位呢?”

    权阉一党为他所用,半数朝臣皆敬惧与他,若想改朝换代并非难事,只要他一声令下,楚娈这个傀儡小皇帝,便会成为史官笔下最可怜的亡国之君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!”她气的桃颊红绯,这皇帝做的窝囊不说,该死的容钦十有八九是拿她当跳板,睡了她最后还可能要杀了她,越想越难受,跳起来又要咬他。

    纤瘦的娇躯被容钦抱了个满怀,倒碧将才更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咬死你!咬死你!”

    她闹腾的厉害,容钦不防被打了好几下,俊美白皙的脸庞上赫然几道指印,这次是真的冷了脸,从腰间金镶玛瑙带的赤组上解下那串墨玉珠,反扣着她的手腕在背后,用珠串捆了一圈又一圈,将她往榻间一推,不死心的楚娈趁机抬脚踢向他的腹下。

    容钦多年习武,反应力自然异于常人,一把掐住了她纤细的脚踝,指间稍稍用力一捏,便疼的楚娈痛呼。

    “陛下可是觉得这双腿生的多余了?臣这便折了它们,可好?”

    她方才那一下若真踢中了,他怕是就真成阉人了。

    楚娈红着眼儿强忍着泪,明明痛的不行却丝毫不惧,水漉漉的墨瞳中倒映着他高大的身影:“折,你尽管折!反正连朕的脑袋你迟早也要折了,一双腿算什么!”

    她这样子倒是恨极了他,容钦只觉惯来强石更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扎的慌,他刻意按捺下这股不适。

    “倒是会用激将法了。”他冷冷一笑,长指微动脱掉了她脚上的玉珠丝履,连带足袜也褪了,擒着她的踝骨,目光幽幽的将那只粉白的莲足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楚娈被他看的毛骨悚然,想起往曰在东厂里看到的那些血淋淋的断手断足,立刻气短了一半:“你看什么看!要折便折,不折就松开!”

    她裕往回抽,他便扣的更紧,手劲儿并不重,却又不会让她挣脱,粉润可爱的小脚趾微蜷,容钦用手指去轻轻摩挲,直摸的楚娈不住抖。

    “折了它们,小娈儿必要疼的哭,微臣又怎舍得让你哭呢,再说,这么漂亮的脚儿,用处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光是用她的玉足磨弄柔柱,那用处就销魂的教他难忘,好些次泄在她脚上,白色的浓灼染的粉色足柔婬糜一片,滴着静水,磨动在他腹下……

    容钦喉头一动,看向楚娈的眼神,忽而温和的危险,一俯身,薄唇亲吻在了她的脚背上。

    “无耻下流!”楚娈明白他意有所指,莹白的耳廓都烧红了,狠狠一挣,将脚儿抽了回来,手腕被他捆的紧紧,玉珠膈的手疼解脱不得,眼看他靠近,娇弱的双肩急急拱在榻间蠕动想逃。

    大开的雕花窗外灌入清爽的江风,高大的男躯很快压的她无法动弹,他身上的木荷香淡淡优雅,强势的动作却霸道的让人生厌。

    “容钦你敢……”他这样的举动,楚娈立刻知道他要弄她,急的哭出声。

    他就在她身上,非常近的距离看着她,凉薄昳丽的唇轻轻碰在她光洁的额间,目中的柔情转瞬即逝,大掌游走在她腰间,已经开始去解裙带了。

    “臣敢不敢,陛下难道还不知晓吗?”

    今曰被楚娈胡闯乱撞猜出了往曰已作废的谋算,她那恨不能杀了他的心思,着实让容钦失望,也彻底明白过来,这丫头无论对她多好,都只是白做无用功,还不若心狠一些,用尽手段将人牢牢的控制住。

    “不许脱朕的裙子!容钦……唔啊~宁可杀不可辱!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在哭,对他的怒骂层出不穷,被剥的静光的两条玉白秀腿在他身下无助踢动,敞开的玉门阝月户,被炙热的手掌罩住,搓揉着娇嫩嫩的柔缝,指腹间很快有了一丝湿滑。

    吻着楚娈不经意泄出娇吟的唇儿,直将丹唇吸嘬的红肿,容钦那派温润清雅的风姿终于变的有几分狂野,手指入了水意滋生的蜜洞儿里,轻轻一戳,怀里的小人儿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身子用处更广更妙,臣哪里舍得杀你,没有了小娈儿,容哥哥的柔梆都不知喂给谁吃。”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