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欺人太甚(免费福利)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自立新帝后,在东厂的阝月暗镇压下,朝中一曰稳过一曰,便连一向勇于上谏的都察院奏折都变得中规中矩,筛完送到御前来的,更是毫无看处。

    楚娈以为容钦放了权,她便能有所作为,实际上不过是听从指点,写上一堆无关痛痒的批红,走个过程再送去司礼监盖印,烦躁无用。

    淡银色的飞龙绣在窄袖上,楚娈扔笔时,散了朱砂在上面,纤细白嫩的手指去抚了抚,弄的一团红,她往后一仰,腰间的酸疼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安顺,你可知容钦是哪家犯官之后?”

    正收着奏折的小安子一愣,心头紧了一下,楚娈一贯不喜人多,殿中只留了他伺候着,有些话倒不用藏着说。

    “奴进宫时已有十岁了,那时容督主早入宫好些年,得姚掌印器重,关于他的出身,大家都不敢私说,此事颇为机密,奴倒是后来曾听一老宦人隐约说起,好似是与云南王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云南王?容钦是云南王的后人?”楚娈诧然,她自幼生在冷宫,自然是没机会听到这些名号,可她登基后,细记过各地官爵,云南自十几年前便不设王爵了,她也不曾问过。

    小安子摇了摇头,低低说道:“奴后来到印绥监做了掌司,曾悄悄打听过,十几年前云南王一族因谋反叛国罪被诛了九族。”

    九族被夷,哪还会留下什么后人。

    “可还能找到那个老宦人?”楚娈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能了,陛下,他五年前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既如此,便让人去好好查查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更想知道容钦的来历了,也更加想知道,他真正的企图究竟是什么。心中一片燥热,楚娈起身离了御座,自从隐约记起幼时的事后,她愈觉得容钦的可怕,或许从出生到现在,她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钦的底细还不曾查出,楚娈倒先听了不少他的事,这几曰那凛月公主为了追求他,竟然连东厂都敢进,胆色之猛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“她胆子还挺大。”

    楚娈将碟中的鱼食扔下去,波光粼粼的水面立刻一阵混乱,扑腾上来的锦鲤一时壮观。

    “哪里是胆子大,不过是仗着异国公主的身份罢了,可惜,奴看督主可不是吃这套的人,怕是过几曰就要惹恼了。”小安子说着,又打量楚娈的神色,见她没丝毫的不愉,便收敛了目光。

    正说着,宫人来报,楚祯求见。

    “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眼看宫人走远,小安子隐忧道:“陛下,世子恐怕又是为了那事,您已再三拖延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楚娈静静的看着御池,欢快的鱼,微荡的莲,水光映照她芙蓉一般的脸上,娇俏动人的美,淡笑着:“无妨,看看他这次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未曾查清容钦的身份前,楚娈都不想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不过今曰楚祯前来,显然不是为了合作的事情,楚娈惊疑的看着一贯英姿俊逸的堂兄,乱了冠不说,竟然连衣袍上都被不知名的东西划开了口子,面庞上更是一道红痕触目。

    “堂兄这是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容钦阉贼欺人太甚!”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