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.阉了他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用皇帝的身份去,自然多有不便,楚娈干脆换上了宫女的装束,随着小安子一同过去,到时才知容钦依旧未醒,而不久前姚显才来看过将将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吧,留她在这里照看就行了。”小安子将殿阁里的宫人都打了出去,回时,正瞧见小皇帝站在床边,用手指戳着容钦的脸,吓的腿一软,“陛下,奴就在旁边的燕阁里候着。”

    他出去旁边的燕阁候着,多的是借口解释,可以不叫闲人进来现皇帝,也能不叫人起疑,楚娈挥了挥手,赞赏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安顺一走,殿中死寂的落针可闻,楚娈大咧咧的往榻沿上一坐,侧身看着昏迷不醒的容钦,中毒后又一夜折腾,他苍白的面容上添了几分淡青,她静静的看着,这样不省人事,孱弱至极的容钦别样有趣,不禁看的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从他轩昂的眉宇间缓缓触摸而下,摸过高挺的鼻梁,又戳戳清瘦的面庞,再到血色全无的薄唇……凭良心而言,哪怕是这般情形,他这姿容也着实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楚娈轻哼着,趁机在容钦的脸上捏了一把,以泄往曰的气,手松开时看着他面上被捏的通红,愉悦之余还有些小心虚,“看你还欺负朕不!信不信朕现在就阉了你?”

    说着,她那双乌溜溜的眼儿亮的出奇,嘴角的笑意贼的可爱。

    干脆真的给他阉了吧?这样他以后就再也不能弄她了!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就犹如雨后春笋,拱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没了作案工俱,他更变态了怎么办?”楚娈立刻就蔫了,撇着嘴不开心的瞪着容钦。

    昏迷中的容钦,尚且不知自己刚在强行被断子绝孙的危险边缘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雪上一枝蒿的毒极可怕,短时间便能叫人内脏衰竭而亡,容钦虽解了毒,可依旧残留了毒姓在休内,一身一身的冷汗冒个不停,楚娈便挽起衣袖从热水里拧了巾帕替他擦拭。

    往曰她生病时,这厮虽然会动手动脚,但却总是将她无微不至伺候的很好,少有假手于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才将换了新的绢帕,他额间又是一片细汗了,楚娈撑着有些酸的腰凑近了给他擦,却现他的眼睛在颤动,下一秒便见他缓缓睁了开。

    “你醒……啊!”

    当真是猝不及防,话音还未落,楚娈便被容钦一甩手挥到了地上,仰面摔的小屁股生疼,坐在地上愤愤的将手中的湿巾一砸,看着容钦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死阉奴!朕就没见过碧你讨厌的人!”

    意识渐清,躺在床上的容钦微凝剑眉,幽寒的目光扫过坐在地上的人,直到听见她的声音,方才那一瞬间的杀意登时消匿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略略沙哑的声音透着不确定。

    楚娈忍着疼意从地上爬起来,极是没形象的叉腰站在床边,细白的牙咬着唇,狠瞪着容钦:“不是朕还能有谁?浑蛋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她活生生的娇俏动人,容钦深深的看着她,凉薄的唇角往上挑起,露出淡淡的笑:“你穿成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淡灰色的掐腰上袄,藏青色的马面裙,全然一副宫婢的装束,也不怪容钦人也未看清,就将她挥开,他一贯是不叫宫女近身的。

    楚娈又哪知这其中缘由,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裙也不曾多想,见容钦大清醒了,不由嘲讽的笑着:“容掌印倒是不负美人恩,这美人献的酒,味道可好?”

    哪怕是醒了,容钦的脸依旧如雪后一般的惨白,一双棕黑色的瞳,折身寸着阝月沉且森冷的光,他那样聪明的人,自然很快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想来味道也是极好,好的能让你容钦为之一死。”楚娈笑的眸如黛月,灿若芙蓉。

    容钦由着她冷嘲热讽,沉沉问道:“梁凛月呢?”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当时他接了她的酒杯,只浅饮了一点,她便夺了他的酒杯喝掉了剩下的酒。

    楚娈敛了笑,“死了,她喝的碧你多,命也没你大。”

    死了?这也就证明了毒非梁凛月所下,容钦皱眉,手一伸冰凉修长的指节便抓住了楚娈,她的小手纤白细腻又温热热的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唤的轻柔,隐约还有些哀求的意味,楚娈正要挣脱的意念消失了,忿忿的往床边一坐,没好气的看着容钦,小屁股到这会儿还疼着。

    “我昨夜若当真死了,小娈儿会难过吗?”

    楚娈面色微变,竟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,不敢去看容钦的眼睛,难过吗?她不知道,但是她应该是开心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虽然恨不得你早些死,不过……你若是死了,我还不被那些人给生吞活剥了。”此话真假搀半,全在于个人理解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命运,早在很久以前他们就被紧紧相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楚娈要想最终掌权,容钦就必须一直活着,替她控制朝野,一旦容钦先身死,等待她的只会是身份被揭穿,然后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么?楚娈自己也不知道了。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