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.朕不喜欢你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博山炉里的龙涎香袅袅,安神宁息颇是有用,亦是盖去了药味,楚娈坐在床边良久,将躺在床上的容钦看了又看,神情忿忿。

    此前她一时慌了神,真以为他会有个好歹,可是现在细思,这阉奴恐怕多是用了苦柔计。

    他是算准了她心会软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装!”粉拳一攥紧,便捶在了容钦的凶上。

    原本还不省人事的容钦倏地睁开了眼睛,黑白分明的幽邃,手一抬,冰凉的五指握住了楚娈的小手,失望的淡淡道:“陛下真是愈聪明了,咳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骗她,楚娈用力抽手,容钦不禁多用了几分力,挣不脱就由了他,看着那张雪色惨白的脸,涌上口中的千言万语,终是变成了冷冷一哼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人立刻笑的眉眼微舒,如寒山融雪般粲然愉悦,将她的手放在了心口的地方,“我说的那些话却是没有半个假字,容钦的心里,只有陛下一人。”

    包着小手的五指也不再那样凉了,暖暖的热浸的楚娈一怔,侧过身直视容钦的眼睛,好不掩藏的情愫浓浓,以往他总是恫吓她,强迫她,这样温言细语的表白,大抵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可惜朕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对他的恐惧消失了,她连掩饰都不愿,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  眼底正在缓缓绽开的璀璨光芒,旋即黯然,心塞难当的感觉不好受,容钦只觉得双眼涩,往后怕是都忘不了楚娈这幽怨又忧伤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他错的离谱。

    看着容钦难得一露备受打击的神情,楚娈心中快意不已,总算是扳回一局来,清咳了两声:“不过,朕也不喜欢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容钦骤然看向她,愕愣了片刻后,笑的银牙全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娈的世界已经被容钦占满,或强势、或碧迫,这是不懂女人的老男人一贯会走的歧途,眼神是骗不了人的,很多时候她都能从容钦的眼睛里看见唯独对她才展露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,哪怕她厌他,恶他,却也不真正希望他死。

    “陛下,晋王世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娈正兀自出神,楚祯已经入了殿中,不高不低的行礼声惊醒了她,这几曰禁宫尚在严查中,奉酒宫女虽死,可这事却不能轻易而了,那曰入宫参宴的人多为宗亲,连同楚祯在内,至今还留居在宫内。

    “堂兄来了,不知皇叔如何了?”

    她那皇叔本就病重,一听未来儿媳凛月公主中毒身亡,气的吐血几丈,又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“父王他已无碍,微臣过来,是想问问陛下,凛月公主丧仪之事,父王的意思是由晋王府来艹办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已御赐婚配,梁凛月也算得上半个楚家人了,如今身死于宫中,楚祯此前虽不愿接受这桩婚事,可现下人没了,面子功夫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楚娈揉了揉额头,这本是小事,可偏偏不久前小安子才来转了梁离恒的话,说是不准许晋王府扌臿手丧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后梁使团尚在,梁少主之意是要带凛月公主回后梁去。”

    既如此,楚祯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听闻容钦已拔毒清醒,他倒是造化大,此事说来,还是东厂惹的祸患,臣方才过来时,便听宫人言说,那奉酒的宫婢乃是因为亲兄被厂役无辜打死,便怀恨在心,这次宫宴才寻了机会投毒,只可怜凛月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在楚娈跟前,楚祯一贯不掩饰对容钦的愤恨和不喜,俊朗的剑眉微皱。

    这样的传言,楚娈自然也听说了,可那宫婢的死因和毒药来源皆透着蹊跷,就算她是怀恨在心,也免不了幕后有黑手在帮她。

    “这事并不简单,那宫婢被人强灌剧毒伪造自尽而死,定还有人藏在深处,朕已着东厂与锦衣卫同理,必要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楚娈说着,清亮的目光看向了楚祯,龙章凤姿的少年似乎吃了一惊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帝宸之中竟有此事?定须细查!”

    夜里,楚娈去看容钦时,便将楚祯的反应告诉了他,这次他大难不死,她很清楚的意识到一点,她需要他,需要他巩固帝位,掌控朝堂,震慑群臣。

    以前的种种,暂时可以不计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堂兄挺愤怒的,还说想协理此事来着,你确定不是想公报私仇?”

    容钦半坐而起,后腰枕在隐囊中,看着坐在床边抱着果盘叼着雪梨块瞪他的楚娈,晶莹的梨汁顺着嘴角蜿蜒,他递了巾帕过去,淡淡笑着:“陛下,看人不能只看表面,臣确定此事定和他少不了关系。”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