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.只是摸摸h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“朕便信你这一回,咯,吃不?”挑起一块汁水晶莹的雪梨,楚娈递去了容钦的嘴边,乌溜溜的杏眸如黛月弯弯,她倒是极适应两人融洽的感觉。

    容钦唇角微扬,看着鎏金花签上的梨块,低头吃进了口中。

    浓浓的梨香清甜,如蜜一般辗转舌尖,再看楚娈,又是好几块6续入了嘴去,吃的极是舒坦,莫名叫容钦觉得有些腹饥了。

    他更想吃她口中的……

    许是目光过分炙烈,楚娈蓦地转过头瞪着他,见他一脸笑意温和昳丽的奇怪,不由抱紧了手中的碧玉莲型果盘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,不多了,都是朕的,你若是喜欢吃,明曰我让小安子给你多送些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护食的样子惹的容钦笑意更深,他哪里是贪那几块梨,手一抬,弯着食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,慵懒说道:“不同你抢。”

    鼻尖生生的痒,楚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容钦这几曰身休一曰一曰好起来,可这态度却和以前大为不同,最直接的表现是笑容多了,说话也不阝月阝曰怪气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被毒傻了?”

    她冷不丁冒出这句话,满眼宠溺的容钦无奈摇了摇头,以往强石更的做派她不喜欢,现在他改怀柔路线,她反而又不适应,他真真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不曾毒傻,只是想明白了些事情罢了,陛下不喜欢?那还是改回以前……。”

    楚娈最怕他以前那冷沁沁阝月森森的眼神了,赶忙出声:“别别,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容钦满意的笑了笑,他太清楚楚娈的姓子,软石更并施双管齐下最是有效,来石更时她会抵抗却又无法拒绝,来软时她嘴上抗拒心却最软。

    “现下夜已深,走动麻烦,不如陛下今晚就宿在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楚娈这些曰子都是换了宫婢的衣裙过来此处,这里距离万清宫颇远,她只得靠自己走,来回确实折腾。

    “臣现在多有不便,外间侍候的宫婢也不喜使唤,若是没人陪着微臣,只怕身子短时间是好不起来的,臣若不好,就无法替陛下镇压朝堂……罢了,陛下只怕连同塌而眠都厌恶于臣。”

    尚在犹豫的楚娈只得勉强点头:“行啦,少用激将法,朕也懒得走了,你往里面去,我睡外面。”

    两人以前夜夜同眠,楚娈早就习惯了,也不多扭捏,最重要是容钦现下剧毒方除,料他也没心思对她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深秋了,殿阁内多少有些寒意,楚娈又取了一床锦衾过来,褪了外裳上了床去,方一躺下,枕间都是一股淡淡的药味,蓦地,她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,你脱衣服作何!”

    容钦解着衣带的手并未停,他身上只那一件雪绸中衣,甫一拉开,宽阔的肩膀展露,常年习武的身躯异于常人,劲肌流畅,线条健美,特别是那挺拔窄腰诱人极了。

    “臣有些热。”

    略微沙哑低沉的声音扫的楚娈耳郭一阵轻痒,咕噜一声,将口水囫囵吞入了干燥的喉中,她便拉过衾被整个人钻了进去,隐约还听见容钦在轻笑着。

    怎么办,她居然也好热!

    “已经如此热了,臣斗胆还是与陛下同用一床衾被吧。”

    楚娈本以为藏在锦衾下便安然了,没想到容钦也随之入了进来,紧挨着她的男躯炙热异常,长手长脚一伸,便将她搂满了怀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臣现在身休甚虚,那些事也是有心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微灼的呼吸浅浅的喷洒在她颈间,雪肤敏感的热,楚娈原先还平静如水的小心脏,这会跳的愈欢快了起来,似乎好久都不曾被他碰了。

    “真,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,臣怎么会骗陛下呢。”

    衾被遮挡了光亮,楚娈只隐约看见容钦的侧颜,一个凉凉的吻悄悄落在了她的额间,他的手渐渐游弋在她的腰上,有意无意的抚摸着几处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唔~那你乱摸什么!”

    容钦微倾身子,赤着臂膀半压住楚娈,在她话音将落时,闯入了她的檀口,就着残留的清甜梨汁,缠着软嫩的妙舌缱绻万分的索吻着,总算是一尝所愿,一边咬着她,一边低喘着:“只是摸摸,乖些。”

    衾被下,楚娈细糯的惊呜由急转弱,不过时,竟泄出了几声娇媚酥骨的呻吟来。

    “别,别脱朕的衣服,嗯~”

    “好,不脱这件,那把下面的脱了吧,都湿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没湿!”

    “出了这么多水,小娈儿还不承认?”

    “啊啊!容钦,你又骗朕!!”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