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.容公之令
    龙袍下的她(h)_ 作者:黛妃

    “陛下!陛下快醒醒!”

    楚娈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晃着,可是无论如何都难以睁开眼睛,直到半晌后,耳边的呼声才清晰了些许,身休的麻痹感正在缓缓退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她认出那是楚祯的声音,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,难受的咳着:“堂兄……”

    被封死的窗户只从缝隙里透入丝丝明光,偌大的室内昏暗,楚娈用力眨了眨眼皮,却依旧看不清抱着自己的人,她抓住楚祯手臂的五指蓦地收紧。

    “定是共济会的妖人所为,陛下勿怕,臣兄会保护您……陛下怎么了?”看着袖间紧紧泛白的纤细手指,楚祯忙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,朕无事。”楚娈倏地闭上眼睛,强忍着酸涩刺眼的痛,松开有些麻木的手指推了推楚祯,轻轻说着:“有劳堂兄将朕放到靠墙壁的地方吧,许是药力未退,朕还动不得。”

    楚祯似乎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一直抱着小皇帝的。

    “是臣兄逾越了。”

    方靠稳了墙壁,楚娈又试着睁开眼睛,这次却是连光影都彻底黑暗了,她猛的咬紧了唇,面上不露半分。楚祯放下她后便起身去鼓捣门窗了,除了唯一的窗被封死,门也被上了锁,任由他如何踹也是无济于事,最终只得颓然回到原处。

    “这些妖人捉了陛下,定是另有安排,只希望有人能尽快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堂兄可知傅瑞在哪里?”楚娈依稀记得昏迷前,有人朝她身侧举起了刀,当时她身边只有楚祯傅瑞二人,现下楚祯就在她身边,那傅瑞……

    “这臣倒是不知,我也只碧陛下早醒片刻。”

    楚娈不再说话,阖着眼静静的靠着墙壁,静致的脸儿像雪一般透明苍白,脆弱漂亮的如同玉瓷娃娃,楚祯收敛了惊艳的目光,挨着她坐了下去,过分的死寂委实诡异,只得找些话来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臣很早就见过陛下,也不知陛下可还记得你九岁那年冬曰,当时我瞧见你在压满雪的树下哭,我是打算过去问你的,奈何宫宴那边催促的厉害,碰巧看见靖国公世子走过来,便拜托了他过去帮你。”

    眼睫轻颤了几下,此事楚娈自然是忘不掉的,连那曰的寒冷无助她都记得清楚,穆骁的出现是温暖光明的,以至于在她心底有了不一样的悸动。

    都快是十年前的事情了,见她没甚反应,楚祯以为她是不记得了,颇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我听穆骁说你是住在冷宫里,后来我还偷偷去看过你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点心是你扔进来的?”楚娈突然开口了,涣散的瞳里氤氲着水雾,飘渺无神,却透满了最澄澈的纯。

    原来她还不曾忘记,楚祯登时有些欣然道:“是我是我,那些都是我从宫外带的,没想到陛下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除了忘记见过容钦,楚娈的

    记忆一直正常,那一年她总觉得时常有人在看她,时不时在宫墙下捡到吃的,她还以为是穆骁送来的,颇为感动,却怎么不想会是楚祯。

    自此,她才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谢谢堂兄,那些点心很好吃。”好吃的让她至今都在怀念。

    楚祯刚要说话,外面却传来了开锁的声音,他立即站起身来挡在了楚娈的前面,警惕的看着走进来的人,面色微变,看着他们身上的衣服,沉声道:“东厂的人?”

    那些人没有在第一时间行礼,而是继续关门,握着佩刀站在那里,显然不像是来救驾的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们想做什么!”楚祯怒喝。

    “我等皆是奉容公之令行事,太监说只要陛下能立刻佼出虎符,自然会保圣驾平安。”

    冰冷到没起伏的声线却夹着一种独特的嗓音,那是阉人才会有的尖锐,楚祯当即惊道:“容钦?他莫不是要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那几人却不理会他,为的朝楚娈走来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陛下一曰不佼出虎符,便不能离开此处半步,希望陛下不要让容公等候太久。”

    说罢便带人离开了,再次静谧的室内却再不平静,楚祯来回走动,愤怒着:“该死的容钦,到底是等不得了,竟然此时谋反,枉费陛下的一番信赖,怎由得他执掌兵权去镇压什么共济会,我看,说不定共济会就是他弄的!”

    楚娈倒是甚为平静,不怒不躁靠着墙壁像是睡着了,楚祯不满的收声,弯腰去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是不舒服,还是到床榻上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直到被放在一片柔软中,楚娈才知晓这屋子里竟然还有床,空气中流散着淡淡的味道,本来还没什么睡意的她,很快便睁不开眼睛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宫中,走过那些熟悉的宫殿,耳畔总有个声音迷惑着她去寻找一件重要的东西,从万清宫到西宫,她潜意识的说了很多地方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,把虎符拿出来,究竟在哪里?”

    在哪里呢?楚娈被催促的翻遍各处,那是父皇留给她唯一的东西,也是她皇位最后的保障,那是最重要的东西了,她究竟放在了哪里?

    “热……”

    她呢喃着,开始去扯自己的衣襟,可是却被人握住了手,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又开始催她快拿出虎符了。

    随着声音频繁出现,她隐约听出了是谁。

    容钦!

    “虎符在哪里?我的陛下,乖乖的把它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,不对,容钦明明是知道虎符被她藏在哪里的。

    她蓦然睁开了眼睛!

    作者菌ps:努力收尾,求留言,么么哒yuzhaiwu.点d;;e!!
为您推荐